人民网
人民网>>军事

“边月随弓影,胡霜拂剑花”

——记解放军某部博士创新团队

本报记者 章 文 本报通讯员 王子鉴 成子龙
2022年06月12日08:11 | 来源:光明日报
小字号

原标题:“边月随弓影,胡霜拂剑花”

“这个团队所有成员都是博士学历,业务和科研能力一流,综合素养和奉献精神也是一流。”提到这支博士创新团队,解放军某部官兵都竖起大拇指。

虽然部队驻地在城区,但因为工作原因,博士创新团队需要到数百公里之外的高原场区开展工作。“将军分虎竹,战士卧龙沙。边月随弓影,胡霜拂剑花。”“诗仙”李白这首塞下曲所描写的戍边将士的家国情怀,在这个博士群体身上得到了生动体现。

“干惊天动地事,做隐姓埋名人。”这是赵在新博士到单位报到时,部队首长对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赵在新是地方大学毕业后直接入伍的,10多年过去,他的同学有的已走向企业、高校的关键岗位,而41岁的他仍是一名部队技术干部,常年聚力研究作战试验任务结果快速判定,取得的研究成果也不能公开发表。对此,有人问他今后如何打算?他总是说:“刚来单位时,首长给我们讲了一个‘夫妻树’的故事。我们既然投身于国防科研事业,就要做好一辈子默默扎在这高原上的准备。”

国防和军队改革以来,部队承担的职能和使命任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一时间,各种问题、难题扑面而来——“新质作战力量,究竟新在何处”“部队战斗力提升又在何处”……一系列的问题始终萦绕在博士创新团队每一位成员的脑海里。

从事作战试验任务鉴定的支强博士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,今年是他工作的第10个年头。当谈起这些年他取得的科研成果时,他这样讲道:“创新永远是第一生产力,只有跳出原有的舒适区,才能加快部队转型跨越发展。”军队改革以来,支强积极开展战法理论研究,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,为部队新质战斗力生成作出了突出贡献,荣立个人二等功。

41岁的陈建宏博士长期负责系统仿真和建模工作,为完成某训练仿真平台的建设,他跑遍了相关的科研院所,翻阅的纸质资料和记下的笔记可以堆满整张办公桌……去年年初,由于疫情的影响,该项目进度严重滞后,在家隔离的陈建宏心急如焚。疫情稍一平稳,他便一头扎进办公室,白天和协作单位商讨技术细节,电话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,晚上翻阅资料,调试后台程序,经常干到凌晨两三点。经过不懈的努力,陈建宏攻克一个又一个技术难点,使项目成果如期交付部队使用。

作战试验任务鉴定岗位骨干范金华博士今年38岁,其爱人在千里之外,夫妻二人长期两地分居。说起家的话题,范金华博士感慨道:“哪能不想家,但是选择了军人作为职业,自己的小家就必须要让一让步。”这些年,他错过了太多本应和家人团聚的时间,中秋团圆夜,他在场区执行任务;结婚纪念日,他忙着去科研院所搞调研;难得休假,回到老家陪一陪父母,但一接到部队任务,他便即刻返回工作岗位。

没有军队的强盛、国家的安宁,何谈小家的幸福。人的青春只有一次,有的岁月静好,有的负重前行,解放军某部博士创新团队的青春,奉献给了部队战斗力的快速提升。

(责编:吴楠、万鹏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返回顶部
##########
    <kbd id='Pm'><del></del></kbd><address id='vracb'><s></s></address><em id='nE'><q></q></em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    <strong id='PPCNAHLG'><font></font></strong><address id='Sn'><abbr></abbr></address>
        <em id='BqOQMy'><base></base></em><bdo id='oD'><span></span></bdo>
        <bdo id='gWMI'><del></del></bdo><ins id='tOxB'><span></span></ins><caption id='MH'><pre></pre></caption>
        <ins></ins>
        <listing id='Hy'><u></u></listing><thead id='PrNL'><marquee></marquee></thead>